开标前

2021-05-26 11:30

部分围标参与者关系图 制图:王霄瑜

赵某的公司位于杭州望江东路,昨天记者来到该公司,公司的一名员工称,赵总在温州出差,随后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我没听说过这件事,你肯定搞错了。”电话中,他否认自己参与了围标,匆匆挂断了电话。不过,他的声音和举报录音中“天大本事”的声音极其相似。

“我在水利行业这么多年……水利企业有65家我能控制,那我是天大的本事……万一出了事情,我是害了65家企业,而不是某一家。”赵某在与他人提到此次围标时说。

被举报人否认参与操盘 涉事公司领导称“事情已经过去”

近日有网友向浙江在线爆料,称苍南横阳支江堤防加固工程双树上游段(以下简称“双树上游段”)招投标被人操控,存在明显的围标嫌疑:竞标企业的报价都很高,每个标段的中标价只比最高限价低了很少一部分。

浙江在线会将举报人提供的证据转交到省里,等待职能部门调查处理此事。

“我刚开始报了几个价格,他们不同意,我又进行了调整,报价一直争论到第二天(20日)早晨,最后实在没时间了,才最终敲定下来。”杨在回忆围标过程时说。

“中标价一般会比工程造价少15%以上,但双树上游段每个标段的中标价只比造价低了3%左右。”在业内人士看来,双树上游段四个标段中标价普遍偏高,有明显围标嫌疑。

开标前,阿宝汇给阿伟350元作为“买单”定金

名词解释(据百度百科):

3月20日,双树上游段施工标公开开标,而结果也和事前安排的那样:a公司以将近5600万元的价格顺利拿到某个标段。事后,阿宝又先后汇款200多万元给阿伟。

记者也联系了a公司的杨总。“那个事情早就过去了,那个时候我在管这个事情,我们(表)面上的工作都是非常正规的。”提到双树上游段招投标,他并不愿意透露更多内容,对围标也不置可否。

围标:是指几个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或压低投标报价进行投标,通过限制竞争,排挤其他投标人,使某个利益相关者中标,从而谋取利益的手段和行为。记者张冰

据举报人反映,幕后操控者赵某在水利工程行业已经多年。他利用自己的人情网组织围标,在各企业之间相互斡旋,自己则从中渔利。某个工程由哪家公司投中,都由赵某协调,他可以组织一批企业陪标,排挤竞争对手,也可以让某家企业取得心仪工程的施工权。

3月19日,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由a公司投中5000万元左右的标段。为了表示诚意,阿宝当天按照中标价的7%作为定金,也就是350万元汇入阿伟账户。

举报人反映,该工程开标前,操盘者赵某、阿伟(化名)等人串通各竞标企业,对该工程进行了围标,并将四个标段的实际施工权转卖。而实际施工者需向支付数百万到上千万元“买单”,即支付给操盘者、陪标人好处费。

由谁具体施工?操盘者和“买单人”的密谋

“只要在杭州开标,名单我就可以拿到,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a公司可以中标。”,阿伟告诉阿宝,他能提前拿到竞标单位的名单并“搞定”它们,a公司想投中的标段,所有竞标单位都由a公司报价。

值得一提的是,赵某本来打算让自己所在的公司中标,却最终因为阿城造价时的失误而功亏一篑。而阿城最终只拿到了2个标段实际施工权。双方也因此产生嫌隙。

想取得实际施工权的还有阿城(化名),他提前给阿伟的哥哥赵某2000万元作为定金。

开标前,各利益团体相互博弈和妥协。电话录音里称,重点工程和政府资金归属在开标前就被瓜分一空,而围标操控者把实际施工权转卖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其他人,使得工程质量也无从保障。

苍南县横阳支江治理工程是是浙江省重点工程之一,工程总投资10.59亿元。双树上游段是其中一部分,工程造价约2.4亿元。2013年3月20日,双树上游段四个标段施工标同时开标,中国水利水电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葛洲坝集团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等家公司参与竞标。

举报人提供了一份a公司杨总的录音,里面提到了围标的细节。据这位负责人透露,阿城在开标前曾找到他,表示可以让a中标,前提是交出实际施工权。杨并未答应。在赵某等人协调下,双方都做出让步:由a公司投中造价5000多万元的标段,其余标段由阿城实际施工。

最后的博弈 开标当天清晨才确定下各竞标者的报价

开标前,没有竞标资格的阿宝(化名)联系到阿伟,希望取得某个标段实际施工权,并答应支付中标价的10%“买单”。阿伟告诉阿宝,竞标者中的a公司尚未“搞定”。因为阿宝此前与该公司有不成文的约定:公司在苍南、平阳一带的实际施工都由阿宝来操作。阿宝承诺,只要a公司中标,他愿意“买单”,“兄弟企业”全部帮助围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