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六十多岁的老干部老郭出面

2021-01-06 15:50

村民老马担心工作人员给自己量少了,特意买了尺子亲自测量。结果很意外,工作人员量得不仅不少,反而比老马自己量的数值还多了一点。“老马是按墙围长度量的,我们是按屋檐长度量的。”负责测量的工作人员解释说。

村民老马之前对政策将信将疑,盖了不少房子,结果测算后,因为多盖房子,老马少拿了将近20万的补偿款。大兴区礼贤镇党委副书记孔永说:“政策是一个红线,任何人不能触犯红线,在政策范围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肯定为村民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我们决不能违反政策、违法违纪。”

在这次拆迁前的测量工作中,每一家都是审计、拆迁等至少5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上门,一人负责主量,其他人负责监督核查,只有五方共同确认无误、签字通过,数值才算有效。同时,拆迁工作小组还专门找了一个摄像人员全程拍摄、留存影像,所以整个测量期间,13个村很少有村民对工作人员的测量产生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13个村的拆迁工作组里,除了审计、测量这些专业人员外,还首次引入了五六十位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参与,主要是为了协调村民之间的难题。

村民郭奶奶和邻居郭先生在测量的时候因为两家中间过道面积的分割发生了争执,双方各执一词,不肯让步。村里六十多岁的老干部老郭出面,让郭奶奶拿出早年买房的字据,在老郭的协调下,过道面积的分割问题顺利解决。“一定要让村民多介入,不然非主流的消息满天飞,影响工作的进程,也会影响老百姓的心理波动。”大兴区区长谈绪祥说。

从今年5月起,新机场的征地拆迁就开始了登记测量、确定补偿额度以及签约搬迁三个过程。在测量阶段,拆迁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深入大兴区榆垡镇和礼贤镇拆迁涉及的13个村,把每家每户房前屋后的宅基地面积、房屋面积量清楚,并统计了家电、养殖及人口情况。测量统计的结果,决定着之后能拿到多少补偿。

早在2009年,大兴区政府就向征地拆迁范围内的村民承诺,“多盖不多得,少盖不少得,不让老实人吃亏。”到了确定补偿额度的关键时刻,没有抢盖房屋的村民表示,如果政府不能兑现承诺,就拿着公开信去讨说法。

今年7月10日,榆垡、礼贤两镇13个村的拆迁签约工作正式开始,拆迁方案同步公布。政府的道理是,盖了房还得拆,既浪费国家资源,又产生新垃圾,所以对于留着宅基地不建房的村民,政府就发资源节约奖和垃圾减量奖,而且这两项奖励折合的钱要多于抢盖房的评估价。